• <small id="yymqg"><tt id="yymqg"></tt></small>
  • <menu id="yymqg"></menu>
  • <table id="yymqg"><bdo id="yymqg"></bdo></table>
  • <option id="yymqg"><input id="yymqg"></input></option>

    煤炭專家談新常態下行業熱點

    編者按:近日,中國煤炭經濟研究院2015年理事長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。結合國內外經濟形勢和煤炭產業發展實際,與會代表就煤炭行業熱點問題展開了討論?,F摘登與會代表發言,以饗讀者。


    煤炭產業要先行革命

    中國能源研究會副理事長 吳吟

    我國開展能源生產與消費革命,煤炭產業要先行。

    推進煤炭產業革命,要始終堅持“安全、節約、高效、清潔”的方針,走煤炭“減量化”和“清潔化”的道路。在減量化方面,有序推進煤炭落后產能淘汰,提高能源效率,降低煤炭消費比重。在清潔化方面,繼續加大煤炭洗選加工力度;加快燃煤工業爐窯改造;發展煤炭的高效清潔燃燒發電,推廣“近零排放”技術;發展現代煤化工項目,推廣液態和煤基多聯產等煤炭轉化技術。

    政府要發揮引導與支持的作用,創造公平競爭環境。要建立健全煤炭落后產能退出機制,有序推動不安全、超能力、違規建設、煤質和開采條件差的煤礦整頓改造或平穩退出;要繼續深化“清費正稅”改革,切實減輕煤炭企業負擔;要鼓勵支持新興戰略產業發展,給予財政金融等方面政策支持,為煤炭產業轉型升級創造良好環境。


    環境治理重點是管好“出口”

    中國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總裁 韓建國

    環境治理的呼聲越來越高,國家也越來越重視,但都把重點放在了“入口”管理上,對能源使用方面實施干預。實際上,環境治理更應該在“出口”處做文章,重點是管好“出口”。國家應制定嚴格的排放標準,將“入口”的能源使用權交給市場、交給企業,只要“出口”排放結果能達標,就不應該在“入口”加以限制。

    從經濟發展的角度看,“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”是經濟體制改革的基本取向。在能源資源使用等相關問題上,只要政府嚴把“出口”關,企業作為市場主體將會在“入口”上進行理性選擇,還能促進企業創新和技術進步。在環境治理等相關問題上,政府應做的工作是制定能耗、安全與排放標準,并加強法治監管,完善獎懲機制,加大執法力度。如果一味地對“入口”進行管制,不僅會影響企業活力,對相關產業造成不必要的傷害,而且會阻礙行政體制改革的進程。


    能源革命并非實行“去煤化”

    大同煤礦集團董事長 張有喜

    未來很長一個時期內,煤炭都將作為我國的基礎能源。由于近年來霧霾等極端天氣的影響,加上不客觀的輿論引導,社會上對煤炭產生了較大偏見,出現了很多諸如“煤炭是霧霾的罪魁禍首”、“能源革命就是‘去煤化’”等不正確的認識,影響了煤炭產業的整體形象,惡化了煤炭產業的發展環境。我們應理性分析環境污染的實質,客觀看待我國資源賦存與經濟社會發展的關系。中國的能源革命,并非實行“去煤化”,而是要走清潔高效利用的道路。

    霧霾的成因極為復雜,但已有的研究表明,產生霧霾的原因具有多樣性,不僅僅是因為燃煤。例如,北京霧霾天氣的誘發因素中,汽車尾氣的“貢獻”超過燃煤。事實上,隨著洗煤力度的加大,煤炭生產環節的環保處于較高水平,新建煤礦基本做到“出煤不見煤”。隨著商品煤質量的提高,煤炭流通環節污染程度有所降低。污染主要來自煤炭消費利用環節。


    煤化工產業發展需政策支持

    陜西煤業化工集團黨委書記 華煒

    新常態下,煤化工產業將面臨更大的困難和挑戰,值得進行更全面、更深入的研究。

    國際油價如果長期低于50美元/桶,煤制油產業將失去競爭力,特別是成品油消費稅的連續提升,更使其雪上加霜,在油價處于低位的情況下,煤制烯烴產業只能勉強生存。

    與進口天然氣相比,煤制氣產業還具有較大的價格優勢,但受有關輿論導向影響,再加上大唐煤制氣項目進展不順利,目前發展也已陷入被動局面。

    這些新興的戰略性煤化工產業,其產品具有很高的清潔度和環保性,但這些產業都屬于資金與技術密集型產業,而且仍處幼稚發展階段,倘若發展環境持續惡化,很可能夭折。

    因此,新興的戰略性煤化工產業亟須政府扶持,建議政府在減免消費稅、環保補貼、碳排放政策等方面予以鼓勵和支持。


    研究落后產能退出機制

    山西省煤炭工業廳副廳長 牛建明

    我國煤炭產業已經進入結構調整、產能控制的新時期。如何科學推進落后產能有序退出,成為新時期煤炭產業發展的重要命題。尤其是在當前產業十分不景氣的背景下,落后產能退出機制的完善和落實,是很多煤炭企業擺脫困境、輕松上陣、走向復蘇的關鍵所在,也是解決一系列煤炭產業重點難點問題的基礎,有必要加大研究力度,盡早出臺指導性意見。當前正值“十三五”規劃編制的關鍵階段,理應在落后產能退出機制的研究上加快進度。

    目前,很多不安全、超能力、違規建設的煤礦該停卻停不下來,尤其是老國企、老礦井,強制關??赡軙е乱幌盗须y以解決的問題,沒有政府政策的強力支持,根本無法實現退出。不少煤質和開采條件差、經營持續虧損的煤礦,因沉重的人員負擔及社會穩定等問題難以退出,需要政府給予優惠政策。


    清費正稅工作要再接再厲

    兗礦集團副總經理 張鳴林

    2014年9月29日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,決定實施煤炭資源稅改革,推進清費正稅、減輕企業負擔。財政部、國家稅務總局發文提出,自2014年12月1日起,在全國范圍內實施煤炭資源稅從價計征改革,同時清理相關收費基金,煤炭資源稅稅率幅度為2%~10%。目前,各地煤炭資源稅稅率陸續確定并實施。

    “清費正稅”,其要點在于“清費”與“正稅”并舉,其前提在于不增加企業負擔。然而,此次煤炭資源稅從價計征改革的實施,“減輕企業負擔”的初衷并沒有很好體現,在有些地方、有些企業,負擔沒減反而增加。以山東省為例,煤炭資源稅改革后,稅負比率提高了1.4個百分點。

    如何真正實現“減輕企業負擔”的初衷,將是后資源稅改革時期重要的研究命題,有必要就“清費正稅”工作中出現的新問題,繼續展開深入調查研究。


    煤炭產業應加大資本運作力度

    中國煤炭經濟研究院院長 岳福斌

    隨著優先股試點辦法、IPO重啟等一系列政策的制定和實施,以及政府對股票市場融資功能進而對實體經濟支撐功能的重視,我國股市自2014年下半年以來迎來了久違的牛市。適應資本市場新常態是煤炭產業面臨的新挑戰和新機遇。

    煤炭產業應加大資本運作力度,調整產業布局、優化結構和轉型升級。擁有上市公司的煤炭企業,可以發行優先股進行融資,也可擇機實施股票回購,以提振投資者信心、增加資本收益,甚至可以抓住機遇,開展兼并重組;具備條件并有意上市的煤炭企業,可積極備戰股票發行注冊制,積極籌劃申請IPO,或通過借殼實現上市;暫不具備條件或無意愿上市的煤炭企業,可適當加大資本市場投資力度,配置優先股,開展新股申購或選擇性價比高的股票進行適度的二級市場投資,實現資本增值,提高企業整體效益。


    特別關注“休克”和“僵尸”礦井

    中國煤炭報社黨委書記 崔濤

    當前研究煤炭問題,既要從行業發展戰略、制度等方面加強頂層設計,更要具體研究企業、礦井,對癥下藥,為一個個企業、一座座礦井找到脫困路,整個行業才有希望。

    當前,尤其要關注“休克礦井”和“僵尸礦井”。前一類礦井自身各項生命指征都存在,只是由于某些因素不能正常發展。如一些新建礦井,生產能力尚未完全發揮,市場銷路未充分建設,但巨額財務費用或其他問題使其暫時窒息。后一類礦井則由于資源存量、市場環境、安全保障等約束,使其完全沒有了生存空間和活力,從市場意義上講已處于“死亡狀態”,但由于“人往哪兒去”的問題不能解決,企業考核指標的需要,只能“死而不僵”,成為企業的沉重包袱、社會穩定的重大隱患。讓能活的活得生機勃勃,讓該死的死得干脆利落,這才是正常的市場狀態。這需要政府充分發揮宏觀調控之手,解去束縛企業的繩索。


    勝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
    地址:上海市張江高科秋月路26號1號樓 2006-2021